有酒必喝,便将他送了回去

2019-11-08 00:53 来源:未知

图片 1

一为酒徒,嗜酒如命,有酒必喝,奈何酒量不行,逢喝必醉。酒徒饮酒之时,没有品位,遇酒就喝,哪管这酒好不好;酒徒饮酒也无定力,不懂得克制与量力而行,醉后更是毫无形象。

作者:江河月 编辑:文风乐乐

二为酒鬼,爱喝酒酒量也大,但是没什么酒品。一般人灌不醉酒鬼,但若遇上高手,也是必醉无疑;酒鬼醉后一般会失去自制力或借酒生事,难登大雅之堂。

一位老汉迎面走来,歪歪斜斜地打着“8”字脚。很显然,他喝醉了。
  我走上前去,扶着他,轻声问道:“您住在哪儿呀?送您回家吧!”
  老汉喷着酒气,舌头有些不听使唤,结结巴巴地嘟哝着听不清的话语。我一边扶着晃荡的他摇摇摆摆地走着,一边反复问他的住址,老半天才弄明白他家住在城西,便将他送了回去。
  出得老汉家门,便往回走,我自己也有些恍惚了,漫不经心地走了一段路,又想起去年夏天,我在街上行走时看到的一幕:一醉汉倒在街头,地上呕吐出一些从胃里转回来东西,一股酒酸味刺激着路人的鼻子;衣衫污秽不堪,脸上灰泥模糊,只见两个眼珠儿微露,还不时地咳着,迷迷糊糊没有一点人样。后来,还是警察将他弄回家的。
  我回家后感慨良多,便写了一首打油性质的七律诗,题目就叫作《街头醉汉》:“徐公酒量誉江洲,某日豪斟醉街头。泥巴吻额三花脸,秽物缠身八卦图。紫眼朦胧睁无力,乌唇呕吐咳不休。行人见此微言戏:别把糊涂作风流。”
  想着想着,将思维集中在了这“醉”字上,忽然觉得这“醉”字挺有些意思。拆开来一分析,更感觉出古人造字的伟大,令我对“仓颉们”油然而生一种敬佩之情。
  这“醉”是由一个“酉”字与一个“卒”字组成。虽然字典上有简单解释,说“酉”表示酒,“卒”表示终结,酒喝到不能再喝了就醉了。但这解释并不细致具体。实际上,“酉”是一种盛酒的器皿(“酉”字本身就是一个象形字,是装酒的器具,当然有表“酒”之意。),加三点水(氵)才真正是一个“酒”字;这“卒”也可以理解为指一个人(古时称士兵为“卒”)。“卒”在“酉”旁,组成一个“醉”字,很容易明白的意思就是:一个人把“酒”旁的水喝干了(以“卒”代换三点水,当然也有终结之意),自然就会“醉”了。再说,一个好酒的酒徒,长卧在酒边,哪有不“醉”之理?很显然,这“醉”字是个会意字。
  说起这个“醉”,我还真有些害羞。想起自己那一次喝酒,醉的情形比起这两位老汉来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是暮春时节一个双休日的中午,一个已有十年没见面的大学同学,带着他的漂亮夫人突然造访,我便邀来同城的几个同班同学作陪,在一家酒楼宴请他们。
  老同学相见,格外亲切,嘘寒问暖的话语,化作那醇醇的酒香钓着胃口,有意无意地把别后的思念之情转化为饮酒的力量。在此种情形下,一千个理由一万个理由,都显得苍白无力,唯有豪爽成为第一要着。
  酒菜一上桌,大家便一面举杯相互豪饮,一面开着玩笑,说一些有趣的故事,把在学校读书时做的那些天真可笑的、羞于启齿的、马大哈式的,甚至是见不得光的事都提到桌面上来陈列、曝晒,并作为饮酒的由头和引线。“揭露”隐私,“审问”疑惑,“追究”心情,洞开求学时期鲜为人知的小秘密、小动作。回答得满意者赏酒一杯,也是喝;回答得不满意者,或者拒绝回答者,罚酒一杯,也是喝。
  到后来便不需要讲理由了,划拳猜令,谁输谁喝;再到后来,大家争做“豪爽汉”,不讲客气地喝。这是我有生以来喝酒最多的一次,真的是喝了个一塌糊涂——六个男人灌下两瓶54度的高度酒,外加一箱半啤酒。参战的每一个男同学,都喝得面红耳赤,东倒西歪。有一位已经烂醉如泥。好在同时有两位同学夫人(另外一位是同城的同学也带夫人来了)一起参加了宴会,女同胞们行为谨慎,未参与鏖战;还有一位男同学没喝酒,因为同学们都知道他从不喝酒的,所以一开始就没强求他参战。散席时,他(她)们便成了“救护队”,远客安排好住宿旅馆,就近的送上的士。我也被那位男同学搀扶着回了家,迷迷糊糊有些神智不清了。
  不是我酒后要发感慨,这醉酒真的是太伤身体了。就是那一次,我感觉像害了一场大病似的,直到第二天傍晚,脾胃还很不舒服,肚子饿了也不想饭吃,更不要说还想再喝酒。
  事后,同城几个同学见面还谈及那天喝酒的事,相互还汇报了各自在家的尴尬,几乎都是如出一辙——翻江倒海,吐了一地,弄得房子里酒气熏天……现在回想起来,肚子还下意识地有点儿鼓胀呢。
  我又回想起描写那老汉的诗,既是对自己看到过的现象的真实描述,想不到后来我自己也出现了类似情形,得到了一种佐证。我曾暗自嘲笑:这是不是给自己一种预测式的自画像呢?!
  对于喝酒,中国的酒文化可谓博大精深,从古人造字对酒的深思熟虑就可以看出这一点。历朝历代的文人墨客、艺术家更是将酒作为一种获得智慧与灵感的引子与力量。
  “志气旷达,以宇宙为狭”的魏晋名士、当时号称“第一醉鬼”的刘伶在《酒德颂》中曾言:“有大人先生,以天地为一朝,万期为须臾,日月有扃牖,八荒为庭衢。”“幕天席地,纵意所如。”“兀然而醉,豁然而醒,静听不闻雷霆之声,孰视不睹山岳之形。不觉寒暑之切肌,利欲之感情。俯观万物,扰扰焉如江汉之载浮萍。”这种“至人”境界就是中国酒文化精神的典型体现。
  唐代著名诗人李白描写醉僧怀素诗云:“吾师醉后依胡床,须臾扫尽数千张。飘飞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而杜甫在《饮中八仙歌》中又写李白:“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他还在《独酌成诗》中写自我感受是:“醉里从为客,诗成觉有神。”后来人们称誉大诗人李白既是诗仙又是酒仙,称誉杜甫为诗圣酒圣。唐宋八大散文家之一的宋朝文学家苏东坡在《和陶渊明〈饮酒〉》一诗中有:“俯仰各有志,得酒诗自成。”南宋政治诗人张元年说:“雨后飞花知底数,醉来赢得自由身。”酒醉而成传世诗作,这样的例子在中国诗史中俯拾皆是。
  不仅仅是写诗如此,在绘画和中国文化特有的艺术书法中,酒的精灵更是活泼万端。郑板桥的字画不能轻易得到,于是求者拿狗肉与美酒款待,在郑板桥的醉意中求字画者即可如愿。郑板桥也知道求画者的把戏,但他耐不住美酒狗肉的诱惑,只好写诗自嘲:“看月不妨人去尽,对月只恨酒来迟。笑他缣素求书辈,又要先生烂醉时。”“吴带当风”的画圣吴道子,作画前必酣饮大醉方可动笔,醉后为画,挥毫立就。“书圣”王羲之醉时挥毫而作《兰亭序》,“遒媚劲健,绝代所无”,而至酒醒时“更书数十本,终不能及之”。
  直至现在,有的酒店老板为了招揽顾客,便将酒家招牌冠以“太白遗风”呢。
  我的朋友圈里,也有不少酒客。我们几个要好的朋友曾私下里一起评议过,按照酒量大小排名的十大“名人”外号是:“张酒仙、万酒圣、方酒神、徐酒王、李酒鬼、兰酒缸、黄酒桶、易酒坛、邹酒罐,我排在最末端,叫“江酒葫芦”。
  酒文化不是一言一书可以写尽杯中之能事的。对于酒的看法与感受,每个人都有所不同。民间流传说人生少不了“四宝”——酒、色、财、气,“无酒不聚情缘,无色不成世间,无财不生贪欲,无气不动地天”,“酒”是排在第一位的呢。但劝教者又有注脚说:“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财是下山猛虎,气是惹祸根苗。”可见这“四宝”也是有利有弊的,没有不行,过了也不行。虽然常有“酒逢知己千杯少”之说,甚至有人用“酒如其人”来衡量人的豪爽、耿直与否的标志,然而,因醉酒误事、闹事,惹出祸端者却不少,还因酒精中毒而身亡者也不乏其人。所以,大凡告诫饮酒者,总是以“少则有益,多则有害”来规劝友人。现如今更明了,醉驾已立上了法令,是一种犯罪!
  喝点小酒,能控制在醉与不醉之间,那才是最好的。宋朝文学家欧阳修的《醉翁亭记》有名言:“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这种怡情养性的“醉”,那才是一种境界;在许多人大喝特喝酒的时候,有人是“众人皆醉我独醒”,能遇事注意把握一种“度”,那才是一种睿智。无论是崇高的境界还是灵聪的睿智,如果把酒能喝到把握十分得体的程度,那皆多好啊!
  醉,是一种情状,也是一把戒尺!

三为酒圣,爱酒亦懂酒,酒量却不必大。酒圣对酒文化、酒品质有自己的见解,懂得饮酒的理解、方法;酒圣是不会每饮必醉的,常常能很好地掌握饮酒的度。

文学风网站欢迎你

四为酒神,懂酒爱酒还极能喝。酒神不轻易喝酒,要喝必喝有品位的酒,而且还能喝出品味来;酒神海量之身,一般好酒者难以企及,喝完亦是潇洒自如。

五为酒仙,酒量非凡,而且喝什么都是酒。酒仙酒品高,对酒了解极为深刻,却已不再在乎酒的品质,只在乎喝酒的心境,喝酒后亦能达到忘我的境界。仙是遗世独立的,这类人极少。李白就是这样的人,“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还有三分啸成了剑气,秀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优德官网发布于专题聚焦,转载请注明出处:有酒必喝,便将他送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