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听燕兄说的话,燕飞想起万俟明瑶

2019-10-18 13:28 来源:未知

燕飞早猜到万俟明瑶不会错过这唯一下手杀他的机会,而他正蓄势而发,阳火陰水融合而成的真气严阵以待。他不但要捱过万俟明瑶的掌劲,保持身体的完整,还要借万俟明瑶练得另一奇招。只有通过死亡,他方可真正的掌握玄之又玄的阳神,当他确能死而复生,他便可说是练成水裹火发,火中水生,超越了死亡的奇术。万俟明瑶毫不留手的第七掌拍在他背上,他的心脉终不堪冲击,应掌折断。燕飞最后一个意念,就是他被曾深深爱过的女人亲手杀死了。天地初开,陰阳分判。忽然间,燕飞再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他像化作以千万计的微粒,朝上腾升,那是一种绝对没法形容、从没有经验过的感觉,也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只是刹那的光景,他发觉正置身于一个奇妙的位置,在某一高处俯瞰自己躺在岸旁雪原上的遗体,向雨田就跪在他燕飞的遗体之旁,而万俟明瑶则站在另-边。一个明悟在心中升起他死了。一切变得无比的清晰,天地亮了起来,当他想看清楚自己遗体时,向雨田正把自己的遗体翻转过来,而他则在数尺的距离,看到自己失去了生命沾满血渍的苍白脸容,既熟悉又像非常陌生。景象逐渐模糊,奇异的感觉在思域内蔓延,其它的人或物褪变而成对他没有意义的背景,他再不在意他们在说甚么,又或做甚么。他隐隐记得以前他是属于这个渐转模糊的世界,而唯一的联系只是躺在白雪上的躯壳,还好象有些事尚未完成。接着他感到自己朝无限的空间扩展,先前的景象消失无踪,再没有时间的限制;没有肉体的拘束,一切自然转化,他就像被释放了,灵体终于达致大自在的境界,他再掌握不到自己是谁。一切有待重新的认识和探索,再次体验所有的起始和终结,以及了解起始与终结之间的一切。下一刻他感觉到无数的星辰,及星辰之外的无限远处,他感到舆天地军融为一,共同作着不知从何时开始、何时终结的运转。就在此刻,他听到像来自遥不可及的远方传来的呼唤。他听到“纪千千”三个字。※※※向雨田缓缓从燕飞的尸身旁站起来,神色木然的盯着万俟明瑶,沉声道:“你可知道自己干了甚么?”万俟明瑶身穿黑色水靠,背着个小包袱,湖水仍不住从她湿透的身上流下来,滴在雪地上,她神色清冷平静,冷冷瞅着向雨田,似乎燕飞的死和她没有半丁点关系。向雨田双目射出悲愤神色,厉喝道:“回答我!”万俟明瑶淡淡道:“你和他是否串谋来对付我?”向雨田勃然大怒道:“人都死了,是否串谋还有关系吗?你这个愚蠢的女人,你知道自己做了甚么蠢事吗?从小到大,你想到的只是自己,从没有为别人着想过。你根本没有爱人的资格,因为你只爱自己。天呵!究竟发生了甚么事呢?”万俟明瑶半点也不像刚杀了人的凶手,花容静如止水,美如一朵脱俗的白莲花,冷然道:“你骂够了没有?”向雨田愕然无语,俯首审视燕飞,双目射出哀痛的神色,心忖自己怎会这么愚蠢,竟容燕飞去冒这个险。此时的燕飞,与其它死去的人没有任何分别。万俟明瑶解下背上的小包袱,挥手朝向雨田掷去,道:“接着你的鬼东西。”向雨田自然而然的双手接个正着,感到小包袱内裹住的正是藏有《道心种魔大法》下卷的铁盒子。可是心中却没有丝毫得宝的兴奋和欣悦,只有铸成大错的失落和心灰意冷。万俟明瑶柔声道:“你一直知道他是谁,对吗?”向雨田颓然道:“我不想说话。”万俟明瑶露出凄凉的笑意,道:“你得到你想得到的东西哩!难道不感到快慰吗?不过不论你心中是苦是甜,与我万俟明瑶再没有半点关系。你走吧!”向雨田失声道:“你要我走?”万俟明瑶平静的道:“以后我再不管你的事,你也不要来管我的事。”向雨田露出疑惑的神色,盯着她沉声道:“你想干甚么?”万俟明瑶淡淡道:“都说我的事不到你管,你既得到梦寐以求的东西,还留在这里干嘛?快给我滚。”向雨田厉喝道:“你想干甚么?”万俟明瑶往腰后一抹,手上多了一把亮铮铮的锋利匕首,锋尖蓝光闪闪,显是淬了剧毒,接着双手握着匕首,指着自己的心窝,目光落到燕飞尸身处,凄然道:“我欠了他一条命,只好以自己的命还他,如此两不相欠。”向雨田剧震急喝道:“且慢!”万俟明瑶苦笑道:“不论你说甚么,都不会令我改变。太迟哩!一切都太迟了,现在纵然你把那害人的魔卷撕成碎粉,以示回到我身旁的决心,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你该清楚,我万俟明瑶决定了的事,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我已失去了再爱一个人的力量,生命对我再没有意义,一切都随燕郎去了。”向雨田二话不说地跪倒在燕飞身旁,把燕飞的尸身扶起来,摇晃着道:“燕飞!快回来!我的老天爷!求求你立即活过来。”万俟明瑶呆瞪着向雨田,失声道:“你是否疯了?”向雨田伸手不住拍打燕飞左右脸颊,悲呼道:“燕飞!燕飞!给我一点反应。”万俟明瑶轻柔深情的道:“我死了之后,你可否把我们同葬一袕,这是我对你最后一个请求,不要令我失望。”她的一双秀眸射出怜惜的神情,轻轻道:“人死不能复生,不要再打扰他的宁静好吗?何况燕郎不会寂寞,我会好好的陪伴他。”向雨田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怒吼,狂喝道:“燕飞!为了纪千千,你必须回来。”两手一松,燕飞躺往地上去。万俟明瑶现出一个哀莫大于心死,失去了一切的神情,然后闭上眼睛。蓦地向雨田急叫道:“我的娘!我的老天爷!”万俟明瑶睁开秀眸,眼前的情景顿令她目瞪口呆,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双手再拿不着匕首,娇躯剧颤下,匕首掉到脚前的雪地去,而她则双腿一软,坐倒地上,一时天旋地转,再不明白眼前发生的异事。向雨田变了另一个样子,双目奇光闪烁,重新把燕飞扶起,发了疯的兴奋叫道:“燕兄!燕兄!你成功哩!”燕飞口鼻回复呼吸,辛苦的睁开眼睛,眼神茫茫,似是视而不见。向雨田目光投往万俟明瑶,见她一脸迷惘地看着他们,忙向燕飞道:“燕兄!燕兄!快醒醒!你终于阳神归窍,活过来哩!”燕飞眼神逐渐凝聚,倏地张口喷出一团血雾,探手搭着向雨田肩头,挺起身体,咳着道:“好险!差点不肯回来。”向雨田愕然道:“不肯回来?”燕飞像此时方发觉万俟明瑶跌坐于丈许外的雪地上,神情错愕。两人目光接触,泪珠从万俟明瑶眼角泻下来,顺着脸颊滴在她的水靠上,与湖水混和。燕飞询问的目光投往向雨田。向雨田颓然坐下,不住喘息,由于催发魔种,他真元损耗极钜,刚才全凭一股因燕飞“惨死”而来的悲愤激动支持,现在燕飞死而复生,他松驰下来,立告不支。向雨田向燕飞点点头,又摇摇头,一副不知从何说起的神态,旋又像记起甚么似的,探手把给抛在一旁的小包袱拿起来收入怀里。燕飞再望往万俟明瑶,看到了她身前雪地上的匕首。寒风徐徐吹来,候鸟湖旁的雪原一片宁静祥和。万俟明瑶犹挂泪珠的俏脸现出一个凄迷的笑容,轻轻道:“我是否在作梦?燕飞你究竟是人还是鬼?”向雨田抢着代他答道:“这是燕兄他的一种奇异功法,可以假死过去。我们的确是合谋对付你,却是为了你好。”万俟明瑶双目填满疑惑的神色,接着垂下螓首,轻柔的道:“我输了!”这句话完全出乎两人意料之外,更想不到会从她的口中说出来,听得面面相觑。万俟明瑶取回匕首,插到后腰去,缓缓站起来,秀眸射出无限欷嘘缅怀的神色,柔声道:“我的心情从来没有过像此刻这么平静。两段刻骨铭心的爱情,都在今夜结束。现在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快点回到沙海去,其它的一切再与我无关。”接着美目深注的瞧着燕飞,道:“虽然我和你的事情已经了结,我更清楚你心中爱的是谁,但至少你应该不再怀疑我对你的爱。在我的心中,拓跋汉已被我亲手杀死,以后的燕飞与我再没有任何关系。”燕飞皱眉道:“你如何向慕容垂交代呢?”万俟明瑶从容道:“我会使人通知他,我们已尽了力,但任务还是失败了,我们再不会插手。别了!”说罢掉头便走,迅速远去。两人仍坐在雪地上,你眼望我眼,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后,向雨田双目奇光闪闪,急不及待的问道:“究竟发生了甚么事?我还以为你死定了,明瑶每-掌拍在你的背上,便如拍在我背上那样,你怎可能仍像个没事人似的?你真的没有事吗?现在感觉如何?”燕飞答道:“我的感觉很好,那是再世为人的感觉。刚才明瑶是不是要自尽?”向雨田把早先的情况道出来,然后道:“你真的死去了吗?”燕飞点头应是,道:“刚才实是险至极点,化为阳神后,我对这人间世的记忆和感情迅速消退。他奶奶的,那种与宇宙万物同游的感觉真的是无比动人,令人再不想回到这个臭皮囊里来,便像鸟儿从囚笼脱身,振翅高飞后永不想重返笼里去。幸好我听到你在喊纪千千,记忆重流入我阳神的意识去,令我抛开一切的回来。若你唤迟一点,我恐怕再听不到。”向雨田兴奋难禁的道:“你以事实证明了人的存在并非到坟茔而止,他娘的!这是对我最好的激励,希望我的魔种等同你的阳神。哈!你现在感觉到自己和死前有甚么分别呢?”燕飞微笑道:“你觉得我有不同的地方吗?”向雨田坦然道:“表面看,真察觉不出有甚么不同之处,你仍是原来的模样,说话的神情语调仍是之前那个燕飞。可是真奇怪,我总感到你不同了。”燕飞欣然道:“不同处在于我曾经历过死亡。上一次是糊里胡涂的,像发了一个梦,梦醒便活过来。今次则是清清楚楚自己死掉,而肯否回来,可以由自己作主。”向雨田不解道:“为何会有这样的分别?”燕飞道:“上次和今次的分别,在于上次我归西之时,陰神和阳神尚未能结合为一,肉体的死亡,令依附它而存在的陰神也步上灭亡之路,全赖阳神自动归体,令陰神回复生机,接上断去的心脉,因而能从死中复活。今次我的陰神阳神二合为一,所以当我离开躯壳,也带着生前的回忆片断,拥有一点不灭的灵智。这是我可以想出来最好的解释,至于事实是否如此,恐怕只有老天爷晓得。”向雨田目光投往万俟明瑶消失的方向,点头道:“我要仔细的想一想。无论如何,你证明了人是有可能超越死亡的。这将会是你我之间最大的秘密,而这秘密亦令我们成为最知心的朋友,是名副其实的生死之交。”燕飞提醒道:“你不想看看包袱内装的是否你的宝卷吗?”向雨田摇头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明瑶是不会骗我的。唉!我从未见过她那样的神情。”燕飞想起万俟明瑶,叹了一口气。向雨田颓然道:“明瑶肯认输收手,是最好的事。她真正爱的人再不是我向雨田,也不是你燕飞,而是拓跋汉,你和我终于脱离苦海。对吗?”燕飞道:“经历过死亡后,我对佛家说的众生皆苦有更深刻的认识和体会。我们现在该否好好打坐练功,以补回损失的真元呢?”向雨田道:“没有十天八天的潜修,我是没法回复过来,所以也不急在一时。”稍顿问道:“明瑶的问题解决了,你有甚么打算?”燕飞笑道:“看你的样子,是想助我?”向雨田欣然道:“只凭你肯为我牺牲性命,帮我取回宝卷,你的事我怎可袖手旁观?真险!明瑶这陪你一起死的绝计,确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如果你们双双身亡,我以后真的不知如何活下去。想想也教人心寒。”燕飞道:“事情既成过去,便抛在一旁,不要去想。运金子到边荒集的事再不用劳烦我,我会赶回南方去,彻底解决孙恩的问题。当我再回来时,舆慕容垂的最后决战将告展开。”向雨田道:“孙恩的事,我很难插手,你亦不想我插手。对吗?”燕飞点头应是。向雨田皱眉道:“你有把握杀孙恩吗?恐怕他也练成了杀不死的阳神。”燕飞同意道:“这个可能性很大。唉!若说我有把握,就是骗你,不过我必须面对他,把事情解决。”向雨田微笑道:“我对你却有十足的信心,至少孙恩未试过死而复生的滋味。”燕飞拉着他站了起来,道:“分手的时候到哩!我要回平城去。”向雨田道:“我会留在平城附近,看看明瑶和她族人是不是真的撤走。然后我会觅地潜修,以勘破宝卷的秘密,同时静候你凯旋归来。燕兄!我向雨田真的很感激你。不但因我得到宝卷,更因你替我解开了和明瑶之间的死结。”燕飞拍拍他肩头,笑道:“你该感激的是拓跋汉,而不是我。”两人对视一笑,尽在不言之中。向雨田往后退开,长笑道:“在此预祝燕兄与孙恩一战,旗开得胜。后会有期!”再一声长啸,掉头去了。燕飞立在候鸟湖旁,心中充满对生命奇异的体会。生命是不会毁灭的,在这个浩瀚无边的宇宙中,任何奇怪的事也可以发生,任何吉光片羽的存在自有其意义。沧海可以变成桑田,桑田可变回沧海,但生命会继续存在,纵使是以人们不能理解的方式存在着。燕飞收拾心情,闭目运转体内的阳火陰水,满三百六十周天后,一声呼啸,望平城的方向飞掠而去。只有他清楚自己死前和复生后的分别,就是陰阳二神已结合为一,阳火和陰水变得同流合运,再没有彼我之分。

向雨田现出回忆的神情,似重返至那段时空之内,回味无穷的道:“慕容文被人刺杀于长安最著名的花街,明瑶和我均猜到是你干的,更晓得你是特意暗助我们一臂之力,好引得苻坚旗下高手倾巢而出,离开长安去追捕你,使我们得到千载一时的良机,入宫救回明瑶的爹。事后明瑶虽然没说甚么,但我知道明瑶心中是感激你的,也对你改变了观感。唉!想不到你竞逃往边荒集去,还隐姓埋名,摇身一变成为边荒集的头号人物,也变成明瑶和我的头号敌人。这是否叫造化弄人呢?”燕飞心中涌起古怪至极点的感觉,就像回到某一段早被遗忘的记忆裹的现实去,一切都复活了过来。向雨田拍腿道:“燕兄和我在此并不是偶然遇上的,燕兄可知我是凭甚么本领能于此时出现在此,恭候燕兄大驾呢?”燕飞晓得向雨田在向他出招,试探他的道行,目光投往蹲在三十多丈外、天袕另一边的向雨田,微笑道:“当年在长安,向兄总给我一种摸不着底儿的感觉,那时我仍不明白是甚缘故,到今夜此刻,我忽然晓得哩!因为向兄已抵上窥天道的境界,也令我体认到不论正道魔道,到最后其实是殊途同归,都在寻找虚空破碎的极境,不知道我有否说错呢?”向雨田毫不掩饰震惊的神色,愕然道:“坦白说,当年在长安时的拓跋汉,虽是第一流的剑手和刺客,但仍不被我放在眼内,我欣赏的是燕兄的性格才情。但今次重遇燕兄,燕兄宛如脱胎换骨似的,从拓跋汉变成了另一个叫燕飞的人,使我再无法把这两个名字联想在一起。”燕飞哑然失笑道:“有这么严重吗?向兄说话的语调,令我有一家人的感觉,向兄愈来愈似我们荒人了。”向雨田也笑道:“这或许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为了对付你们荒人,我不得不混进集内好深入地去了解你们荒人,也沾染了你们荒人的习气。好哩!言归正传,燕兄怎会晓得我与圣门有关系,又晓得破碎虚空的境界?”燕飞淡淡道:“令师墨夷明前辈近况如何呢?”说出这句话后,燕飞不由紧张起来。他现在几可断定自己长得一点也不似墨夷明,所以不论魔门中人,又或墨夷明的徒弟向雨田,都没把墨夷明和他燕飞联想起来,令他也对墨夷明是不是自己的生父,抱怀疑的态度。可是纵然如此,对墨夷明是否仍在人世,他是关注的。向雨田保持蹲着的姿势,双目闪闪生辉的隔远打量燕飞,沉声道:“燕兄对我的认识,远过于我对燕兄的认识。燕兄是如何晓得我恩师的名字?请燕兄坦然告之。”燕飞从容道:三冱并没有甚么秘密可言,我从佛门中人得悉令师的名字,更知道他最后藏身于贵族的势力范围内,从而推断出向兄的师承,就是如此。”向雨田兴致盎然的问道:“明瑶又如何呢?”燕飞摇头道:“你们不论武功心法,均迥然有异,可知来自不同的传承。我从没有想过你和明瑶出自同一渊源。”向雨田讶道:“你我从来没有交过手,你怎晓得我和明瑶各走不同的心法路子?”燕飞道:“这纯粹出于一种直觉的认知,没有甚么道理可言。”向雨田露出思考的神色,不住点头,似有所得,好半晌后再问道:“‘破碎虚空’又如何呢?这不单是我们圣门的最高机密,连圣门内知悉此事的人,也数不出多少个来,皆因牵涉到敝门的圣典,燕兄为何可随口说出来呢?”燕飞满怀感触的暗叹了一口气。他情愿自己不知道“破碎虚空”的秘密,更没有结下金丹,能安份守己做个正正常常的人,和纪千千执手偕老。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他没有上窥至道,练成小二合,孙恩的一关他便过不了,也不能死后复苏,现在更必死于向雨田剑下。从认识向雨田的第一天开始,直至此时此地,他仍没法摸得清向雨田的深浅,可知向雨田确是魔门继墨夷明后最出类拔萃的人物,武功不但在卫娥等三大魔门高手之上,更在李淑庄、谯奉先至乎陈公公之上。假如他阳神复元,能否把向雨田看通看透呢?他不知道。只知道如现在与向雨田决一死战,胜败谁属,实难以预料。燕飞心感难宣,报之以一个复杂难言、带点苦涩味道的笑容,平静的道:“此事三日难尽。贵门的宝典是否《天魔策》?”向雨田遽震道:“燕兄令我愈来愈惊异了。燕兄可知若依我圣门的规矩,任何人提起《天魔策》三字,我们会立即杀之以灭口?”燕飞懒洋洋的道:“那向兄现在是否准备要杀我灭口呢?”向雨田仰天笑道:“规矩是死的,人却是活的,我向雨田怎会是盲从死规矩的人?不瞒燕兄,我虽出自圣门,但从不把自己当作圣门的人,更没有兴趣宣扬圣统,甚么以圣恩泽披天下。我向雨田便是我向雨田,至要紧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追求我的梦想。这些话我从没有向人透露,包括明瑶在内,不知如何却会向你说出来,或许是我感到天下间只有燕兄一人能真的明白我。”燕飞心中一震,向雨田说得对,他燕飞明白向雨田,向雨田也明白他,因为大家都晓得虚空可以破碎的秘密,明白“破碎虚空”是甚么一回事。忽然间,他清楚掌握到向雨田的可怕处,他等若另一个孙恩,是属于那级数的人物。而世俗一般的道德标准,至或甚么江湖规矩,对向雨田根本不会起任何约束作用,因为向雨田早看破人间世只是某一层次的幻象,所以不会被这层次的现实拘囿。如他误以为向雨田因与他有一段交情,便破例留手,亦会是大错特错。而实际上,自向雨田出现的一刻,他们便开始交锋,只是向雨田到此刻仍没法掌握到他的破绽,故而尚未出手。事实上他也寻不到向雨田的弱点。在不能施展小三合的情况下,他可以击败眼前的劲敌吗?他绝对没有把握。燕飞微笑道:“向兄这句话错了,至少还有一个人,像我这般明白向兄。”向雨田凝视着他,好一会后正容道:“那人便是孙恩,对吗?”接着耸肩装出一个趣怪的表情,颇有点洋洋自得,又透出发自真心的亲切,笑道:“哈哈!看你的表情便知我猜对了。这并不难猜,因为孙恩如果尚未能进窥人天之道的境界,哪有作燕兄对手的资格?燕兄今次到南方去,是否与老孙进行第三度决战呢?今次是不是以老孙惨败收场?”燕飞仍是卓立天袕边缘处,没有移动分毫,但却是神态悠闲,似可以如此姿态直站至地老天荒。向雨田见燕飞迎上自己的目光,却没有丝毫答话的表示,以带点不悦的语调道:“燕兄为何忽然不说话了?”燕飞心中再叹息一声。向雨田虽是近乎孙恩般的难缠对手,但他却无法把向雨田视作如孙恩般势不两立的大敌,一来因曾与向雨田有一段交情,更因大家年纪相若,向雨田又是如此天才横逸,充满过人的魅力,他岂能无惺惺相惜之意?燕飞苦笑道:“今次我到南方去,确曾与孙恩第三度进行决战,结果并非如向兄所料的以孙恩惨败收场。勉强来说是大家见好即收,若说受伤,那孙恩的伤势要比我为轻。”向雨田大感兴趣的道:“燕兄的答案确出乎我意料之外,且我愈听愈胡涂。如果燕兄说双方两败俱伤,不得不中止决战,我反可以接受,但听燕兄说的话,似乎非是这种情况。哈!我们仍是在众旧的阶段,燕兄可否当我是个朋友,解开我的疑团呢?”向雨田没有变,仍是他燕飞当年在长安遇到的那个人,对事物充满了好奇心,爱寻根究底。亦只有向雨田在这种双方动手在即的情况下,还可以与好友谈心般聊兴不减。燕飞平静的道:“向兄可否先答我一个问题?”向雨田摊手道:“你问我答,我问你答,这叫礼尚往来,公平得很,燕兄问吧!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过有些地方可能牵涉到师门方面,燕兄须为我保守秘密。”燕飞哑然失笑道:“你这聪明的家伙,这么说,是逼我不得藏私了。”向雨田毫无愧色的道:“我确是用了点机心,皆因发觉燕兄大不简单,与孙恩的三次对战更是隐含玄机,故令我好奇心大起,不得不找些东西来与燕兄交换。且必须把握机会,否则如干掉了燕兄,我岂非永远解不开心中的谜团吗?”燕飞微笑道:“我只想问向兄一句话,我们是否非分出生死不可呢?”向雨田沉默下去,好一会后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只有在两个情况下,我才可以不动手:第一个情况是给你宰掉,当然一切休提;另一个情况是明瑶亲自下令我罢手。燕兄明白吗?”燕飞皱眉道:“这么说,我们是非分出生死不可了?”向雨田道:“这是我师傅临终时的遣命,他欠秘人的债,须由我去偿还,如此我便可以回复自由之身,可以随我的喜好爱干甚么便甚么,享受生命对我的赐予。你该明白明瑶是怎样的人,秘族的名誉凌驾于她个人的喜恶之上,甚至比生命更重要。今次她应慕容垂的要求,倾力而来对付拓跋族和你们荒人,是为完成对慕容垂的承诺,没有任何人事可以改变她的决定,也没有人可以阻止她。这亦是我还债的唯一机会,须为她瓦解荒人的抵抗力量,原本我答应为她杀三个荒人,便算还了欠秘族的债。可是我到边荒集后,心境起了变化,现在决定只杀一个人,便是你燕飞。杀了你边荒集将不战而溃,明瑶该没话可说了。唉!怎晓得燕飞便是拓跋汉,不过即使明瑶晓得此事,仍不会改变要我杀你的初衷,我明白她是怎样的一个人。我答应过她的,是不会不算数的。”燕飞心境平和的聆听着,毫不惊异,且晓得墨夷明已经过世。从容道:“回复自由之身后,向兄会干甚么呢?”向雨田欣然道:“在正常的情况下,我绝不会答燕兄这个问题。不过现在确有别于正常的情况,首先是我要以秘密来向你交换秘密,其次是动起手后,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说甚么都无关痛痒了,对吗?”燕飞笑道:“向兄可知不论你说甚么,我也难辨真伪,何用泄出师门秘密呢?”向雨田道:“或许燕兄尚未能真正明白我这个人。当然!有时我也会说谎,但不会向我喜欢或欣赏的人说谎,更绝不向我尊敬的对手说谎。”燕飞道:“向兄肯说实话,当然最好!顺口问一句,如果我侥幸赢了向兄,向兄便没法达到明瑶的要求,情况又如何呢?”向雨田微笑道:“这是没有可能的,燕兄虽身具超出一般武学范畴的玄功秘技,但仍远未臻足以击败我的境界,至于我如何晓得,则很难向你解说清楚。坦白说,这也是我肯向你说实话的原因,因为燕兄将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燕飞心中暗懔,若换了是别的高手,定会以为向雨田在虚言恫吓,但他却知道向雨田便像阳神未受损前的自己,能凭借纯精神的感应,掌握对手的实力。向雨田正因看通看透元气受损的自己,才可以说出此等豪言壮语。在精神力的比拼上,他燕飞已落在下风。燕飞没有因此生出丝毫惧意,更没为向雨田的轻视动气,非是因他能漠视生死胜败,而是向雨田尚差了一筹,未能看破他阳神的玄虚,只以为他功止此矣。燕飞以微笑回报,道:“算我多此一问。好哩!让我先听向兄的老实话。”向雨田沉吟片刻,点点头,然后道:“这还是我首次透露本身的秘密,纵然明瑶对我误会重重,我仍不肯向她泄露半句。忽然要说出来,感觉挺古怪的。”稍顿续道:“好在燕兄知道《天魔策》是甚么一回事,省去我不少唇舌。《天魔策》共分多卷,书虽成于秦汉之时,但其渊源可追溯至三皇五帝的远古时代,后来成为我圣门的宝典,创出不同的流派。每卷均有名称,各述一套武功诀法,其中又以《道心种魔大法》享有最崇高的地位,被敝门誉之为宝典中的宝典,秘不可测,牵涉到天地的奥秘。自古以来,敝门虽人材辈出,据传却从没有人能竟全功,包括无师在内。而为了不使其它人知道有这么一种功法,我们都惯了称此法为种玉功。”燕飞讶道:“只听名称,便知此功法诡奇怪异,难以常理测度。向兄回复自由身后,是否准备全情投入修行此法,再不理会其它事呢?”向雨田点头道:“可以这么说。修练此法,必须断去七情六欲,由魔入道,至于其中细节,恕不详说了,说出来对燕兄亦有害无益,燕兄也不会感兴趣。”接着舒一口气道:“说出来舒服多了。”燕飞道:“敢问向兄修此奇法,已练至何等阶段呢?”向雨田答道:“坦白说,开始修练《道心种魔大法》之时,我对书中所描述的,是半信半疑,岂知一发不可收拾,随着自身的体验和精气神上的变化,方知书中所言字字玄机,实有夺天地造化的奇效。不过我虽然自视颇高,但仍未狂妄至认为自己可超越所有古圣先贤,又或天分比我师傅更高。在弹思竭虑下,我终于从没办法中想出办法,就是要先大幅延长我的寿元,让我本身拥有比前人多上一倍或以上的时间,以勘破《道心种魔大法》的秘密。”燕飞心忖假如自己有办法教晓向雨田结下金丹养出阳神,向雨田肯定感激得放弃决战。他当然没有办法。燕飞道::见有延长寿元的功法吗?”向雨田道:“若要答你这个问题,我便要说出另一个秘密,如此恐怕到天亮我们也无法动手分出生死。”燕飞道:“好吧!我收回这个问题如何?”向雨田道:“或许现在燕兄比较明白为何我必须离开秘族、离开明瑶,因为我追求的并不是人世间的胜负成败,而是要勘破天地宇宙的秘密。这样说表面听来似有点不自量力、大言不惭,可是我该怎么说呢?只有这样做方能令我感到有意义,生命始可充满惊喜。燕兄明白我的话吗?”燕飞淡淡道:“完全明白!”向雨田一呆道:“真的明白?”燕飞微笑道:“当向兄听过我即将说出来的一番话后,当晓得我这句话不是胡乱说出来的。”向雨田双目神光遽盛,沉声道:“向雨田洗耳恭听。”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优德官网发布于专题聚焦,转载请注明出处:但听燕兄说的话,燕飞想起万俟明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