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镇南不善看人,我另外拨一个营给弟弟交换

2019-10-04 08:51 来源:未知

沅季弟左右:接专丁来信,下游之贼,渐渐蠢动,九月当有大仗开。此贼惯技,好于营盘远远包围。断我粮道。弟处有水师接济,或可无碍,不知多李二营何如?有米有柴,可济十日半月否?贼虽多,善战者究不甚多,礼希或可御之田以饭子孙耳。杨镇南子哨官杨光宗,头发模而盘,吾早虑其不驯①。杨镇南不善看人,又不善断事,弟若看有不妥洽之意,即饬令仍回兄处,另拨一营与弟换可耳。吾于初十日至历口,十一日拟行六十里,赶到祁门县。十二日先太夫人忌辰,不欲纷纷迎接应酬也。宁国府一军,紧急之至,吾不能拨兵往援,而拟少济之饷,亦地主之道耳。(咸丰十年六月初十日)①驯:驯服。沅弟、季弟左右:接到专人送来的信,下游的敌人,慢慢又在蠢蠢欲动,九月份会有大仗打。这是敌人的惯技,喜欢在营盘远远包围。切断我军粮道。弟弟那里有水师接济,或者可以没有妨碍,不知多、李两营如何?有米有柴可以对付十天半月不?敌人虽多,会打仗的毕竟不太多,礼希或者可以抵御。杨镇南的哨官杨光完,头发又横又盘,我早就料到他不驯服。杨镇南不会看人,又不会决断,弟弟如果看到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马上叫他仍旧回到我这里,我另外拨一个营给弟弟交换。我在初十日到历口,十一日准备走六十里,赶到祁门县。十二日,先太夫人忌辰,不想纷纷迎接应酬。宁国府一军,非常紧急,我不能调兵去救援,准备稍微接济他一点军切,也是尽地主之谊吧。(咸丰十年六月初十日)

优德官网,沅季弟左右:

接专丁来信,下游之贼,渐渐蠢动,九月当有大仗开。此贼惯技,好于营盘远远包围。断我粮道。弟处有水师接济,或可无碍,不知多李二营何如?有米有柴,可济十日半月否?贼虽多,善战者究不甚多,礼希或可御之田以饭子孙耳。

杨镇南子哨官杨光宗,头发模而盘,吾早虑其不驯。杨镇南不善看人,又不善断事,弟若看有不妥洽之意,即饬令仍回兄处,另拨一营与弟换可耳。

吾于初十日至历口,十一日拟行六十里,赶到祁门县。十二日先太夫人忌辰,不欲纷纷迎接应酬也。宁国府一军,紧急之至,吾不能拨兵往援,而拟少济之饷,亦地主之道耳。(咸丰十年六月初十日)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优德官网发布于专题聚焦,转载请注明出处:杨镇南不善看人,我另外拨一个营给弟弟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