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赵襄子在上厕所时,赵襄子一看不行啊

2019-09-30 19:58 来源:未知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知己者容”是无数中国人奉之为经典的一句话,他语言凝巧精练,语义大气磅礴。翻译成白话是这个意思:壮士应该为赏识自己的人出生入死,女子应该为赏识自己的人展露花容。可能大家认为,能说出这句话的人一定是古代著名的士子或者文人骚客。其实并不是,说出这句话的人是个身粗体胖,音如洪钟,满脸络腮胡子的大老杆,不但他的长相和他的文才不成正比,而且他的职业跟他的长相也没法靠拢,这个看起来就扎眼的男人是一名刺客,名字叫豫让!

侠客行 - 豫让

图片 1

《史记》卷八十六《刺客列传》第二十六记载着这一段故事:

豫让生活在春秋末期,当时叱咤风云的春秋五霸已经走向衰弱了。姬发儿子唐叔虞的封地——晋国,也处在了分崩离析的边缘。晋国国内一共涌现出了六股大型的分裂势力,分别是范氏,中形氏以及智、赵、魏、韩四大姓氏。豫让少年时期是前二者的门客,但是到了后面,智氏发展的越来越强大,逐渐成为了六大氏族中拔尖的存在。天高海阔,鱼鸟驰骋,豫让在范、中行那里并没有得到重用,于是他决定去最厉害的智氏碰碰运气。没想到树挪死,人挪活,智氏的君主智伯真的很看好他,把他当做座上宾来伺候。

豫让是春秋晋国人,公元前453年,当时晋国有六大家族争夺政权,豫让曾经在范氏、中行氏手下工作,并没有受到重视;后来投靠智伯,智伯非常看重他。

图片 2

赵襄子与智伯之间有极深的仇怨,赵襄子联合韩、魏二家,消灭智伯,并将他的头骨拿来当酒杯。豫让认为,「一个有价值的人,应该为赏识自己的人,不惜牺牲性命,就好像一个女子,应该为喜欢她的人,做最美丽的装扮」,下定决心为智伯复仇。

但是好景不长,因为智伯野心勃勃,想要把别人的地盘都变成自己的。贸然发动了跨氏战争,想要依靠自己强大的军事实力,去吞并赵韩魏三国。可是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智伯被三个氏族的联盟军给打败了,败得彻彻底底,毫无翻盘机会。其中多次受他侮辱的赵襄子,甚至把他的头骨割下来当酒壶!不得不说,这古人的心理素质就是好啊!

他先是改变姓名,冒充罪犯,混进宫廷,企图借整修厕所的方式,以匕首刺杀赵襄子。可是赵襄子在上厕所时,突然有所警觉,命令手下将豫让搜捕出来。赵襄子的左右随从原想杀他,赵襄子却认为豫让肯为故主报仇,是个有义之人,便将他释放。

图片 3

豫让仍不死心,为了改变相貌、声音,不惜在全身涂抹上油漆、口里吞下煤炭,乔装成乞丐,找机会报仇。他的朋友劝他:「以你的才能,假如肯假装投靠赵襄子,赵襄子一定会重用、亲近你,那你岂不就有机会报仇了吗?何必要这样虐待自己呢?」豫让却说:「如果我向赵襄子投诚,我就应该对他忠诚,绝不能够虚情假意,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豫让还是要依照自己的方式完成复仇的使命。

豫让见到自己主人战败身死,悲痛万分,他决定给主人报仇!首先他找了一名名震华夏的锻造师,打了一把上好的匕首。然后跑到了偏远山区,改名换姓后几经周转,佯装成罪犯进入到了赵襄子的府邸。当了个个掏厕所的所长。这个职位虽然很低贱,但是好在能见识到的人多,说不定哪天赵襄子走到这个厕所门口突然就感慨万千,滔滔不绝了呢?哎,你还别说,这一天很快就来了。

有一次,机会来了,豫让事先埋伏在一座桥下,准备在赵襄子过桥的时候刺杀他。赵襄子的马却突然惊跳起来,使得豫让的计画又再次失败。捉了豫让后,赵襄子责备他说:「你以前曾经在范氏和中行氏手下工作,智伯消灭了他们,你不但不为他们报仇,反而投靠了智伯;那么,现在你也可以投靠我呀,为什么一定要为智伯报仇呢?」豫让说:「我在范氏、中行氏手下的时候,他们根本都不重视我,把我当成一般人;而智伯却非常看重我,把我当成最优秀的人才,是我的知己,我非替他报仇不可!」

图片 4

赵襄子听了非常感慨,便说:「你对智伯,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而我,也放过你好几次。这次,我不能再释放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赵襄子这天肚子疼得不行,是一路走一路找厕所,最终来到了豫让把守的贡房。赵襄子刚蹲下忽然感觉一股凉气从屁股上穿了过来,身经百战的他马上敏锐的意识到,这种凉意是杀气。于是他赶紧解决完毕,逃出了这个是非之地。来到外面之后,他看到了静静站立的豫让,强大的危机感让他马上喊来了侍卫,抓捕了这个老所长。赵襄子开始验证自己的猜想了,他问豫让是不是刺客。当他问完之后就开始思考,怎样刑讯逼供让豫让讲出真话!但是没想到这豫让一点没犹豫,直接说了句:是,我就是智伯的门客,我潜伏在这里就是想刺杀你的。这么坦陈的回答,让赵襄子为自己内心龌龊的想法感到羞愧。但也是这个回答,可把赵襄子的侍卫给乐坏了,他们一看这傻子是送上门的人头啊,现在可是表现的好机会,纷纷表示要杀死豫让保护赵襄子。赵襄子一看不行啊,我得挣名声放了他,不过放之前我得说几句话:“哎,大家别激动,智伯死的不冤屈啊,有这么一个义士惦念着他,想着帮他报仇。这么忠义的英雄我怎么能杀呢?我得躲着他啊!”

豫让知道这一次是非死不可,于是就恳求赵襄子:「希望你能完成我最后一个心愿,将你的衣服脱下来,让我刺穿;这样,我即使是死了,也不会有遗憾。」

图片 5

赵襄子答应这样的要求,豫让拔剑,连刺了衣服三次,然后就自杀了。

豫让重新回到了社会,他觉得自己没有给主人报仇,人生的价值没有得到体现。于是开始策划实施B计划——他把黑色的颜料倾倒涂抹在自己的身上,让自己身上腐烂长疮,吞下了火红的炭块烫哑了自己。然后披头散发的去街上乞讨,他老婆从身边过的时候都没有认出他来。不过他的朋友可是个细心人,看到他这个样子连忙问:你是豫让吗?豫让回答:我是!朋友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说道:你这是干嘛啊,我知道你想去报仇,但是凭借你的本事,随随便就能在赵襄子身边混个亲近职位,到时候那刺杀机会大把大把的来啊!豫让回答道:那不行,如果我跟了赵襄子,那我就是他的臣子了,如果刺杀他那就是不忠!而且人家还饶了我一命,为了报答他我把自己搞残废,这样我们就扯平了,我可以心安理得的刺杀他了!朋友理解不了他的脑回路,叮嘱了几句就走了!

豫让身死的那一天,整个赵国的侠士,都为他痛哭流涕。

图片 6

豫让,生卒年不详,春秋末晋国人。在春秋战国时期,有许多脍炙人口的刺客故事,但豫让的故事另有其感人的一面。

这天,赵襄子的马车经过豫让乞讨的大桥,赵襄子的马本来好好地,突然就暴躁不安的跳动起来。赵襄子大惊,四处环顾,发现了蹲在路边的豫让,他感叹道:这个人肯定是豫让!为了体现自己侦探般的智慧,他故意让人去问了一下,结果不言而喻。但是赵襄子心里是纳闷的,他想不明白这哥们为啥非要给他主人报仇,于是开口问道:“你之前侍奉过范氏和中山氏,他们都让智伯杀了你不给他们报仇,为什么偏偏找我给智伯报仇呢?”豫让说:“范、中行氏不重视抬爱我,智伯视我为知己,所以我才拼命给他报仇!这次我知道自己要死了,但是君子成人之美,我死之前您能把衣服脱下来让我砍几刀吗?这样我就死而无憾!”赵襄子这次是真被感动了,连忙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了豫让。豫让拔出宝剑,跳斩了袍子三刀,然后仰天长啸:“智伯啊,老哥哥,我给你报仇了!哈哈哈哈!”然后拔剑自刎!旁边看着的人无不为这个忠诚的死士掩面啜泣!豫让也成了名垂千古的大英豪!

公元前453年,晋国势力最大的上卿智瑶,胁迫韩、魏两家攻击赵氏。三家大兵围困了赵襄子领地的首府晋阳,在这危急时刻,赵襄子的谋士孟谈设法说服了韩、魏两家,于是阵前反戈的韩、魏和被久久围困的赵家联手,打败了智瑶的军队,进而彻底灭了智氏全族(只有智果在智瑶的父亲要立智瑶为嫡子时,预料到智瑶日后一定会导致智氏灭门,就正式改变了自己的姓氏,所以才得以逃脱)。晋国的历史从此被彻底改写,形成了韩、赵、魏三分晋国的趋势。

豫让是智瑶最重要的家臣之一,在投到智瑶门下之前,曾先后做过中行氏和范氏的家臣,这两家先后灭亡后,他归顺了智瑶。

在晋阳战役中,豫让虽然奋力抵抗,无奈手下听说智瑶已经被擒便纷纷逃散,豫让只得出逃。当他听说智氏被灭族,智瑶的头颅还被赵襄子做成器具后,痛哭地说:“士为知己者死,我豫让深受智瑶厚恩,今天智氏不仅全族灭亡,而且还辱及遗骸,我再偷生于世,还算是人吗?”于是他改名换姓,穿上奴仆的衣服潜入赵府,藏在厕所里面,想在赵襄子如厕时杀了他。

没料到赵襄子进厕所前忽然心动,派人进去搜出了豫让。赵襄子问道:“你身藏利刃躲在这里是要谋害我吗?”

豫让正色地回答:“我是智瑶的家臣豫让,要为我的主公报仇!”赵襄子手下都说应该立即杀了他,赵襄子说“智瑶灭亡了,他还要为其报仇,真是义士呀,杀义士不吉祥。”于是令人放了豫让。

豫让临走时赵襄子又叫转他说:“我今天放了你,你能不再这样做了吗?”

“你放了我,是你感念义士的个人感情。我报仇是要进一个忠臣的道义,怎么能混为一谈?”豫让激昂地回答。大家再一次劝赵襄子杀了他,赵襄子说我既然已经答应放了他,如果现在杀了他就失去了信义,今后我们小心就是了。于是赵襄子回到了他的领地晋阳,想尽量避开豫让。

豫让回到家中后,终日盘算如何刺杀赵襄子为智瑶报仇,妻子劝他投靠韩氏或魏氏,以求富贵,豫让大怒,从此不再回家。他寻思如果进入晋阳,恐怕会被认出,于是他拔掉胡须和眉毛,还用生漆涂在身上,就像疥疤一样,然后在大街上行乞。妻子虽然认不出他,但还是听出了他乞讨的声音。于是豫让又吞食了木炭,使自己的声音彻底沙哑,从此再也没有人能认出他。

豫让有一个知心朋友,平素深知他的志向,看到街上乞丐的形态有点像豫让,很是诧异,就悄悄地叫他的名字,得到证实后就把他邀请到自己家中。朋友对豫让说:“你为智氏报仇的决心我十分佩服,但是你的办法不妥,而且成功的机会也很小。以你的才能如果直接去投降赵氏,一定会得到重用,到那时再伺机行事,那不是很容易吗?”

“我如果臣服赵氏,再去刺杀自己的主人,那不是忠义的行为。我现在漆身吞炭,为智氏报仇,就是要为天下做臣子的做个表率,也使那些怀着二心的人感到羞愧!”豫让谢绝了朋友的策划,毅然来到了晋阳。

一天赵襄子要亲自视察刚刚竣工的一座桥梁,豫让怀揣利刃假装死人睡在桥下,想在赵襄子下桥视察时趁机行刺。

当赵襄子的车驾要到桥头时,驾车的马忽然嘶鸣不前。手下谋士说:“‘好马是不会失误它的主人的’,现在主公的马忽然不愿前进,桥下一定有问题。”

赵襄子立即命令搜查,手下回报桥下只有一个死了的乞丐。赵襄子说:“桥刚刚修好,怎么会有死人呢?一定又是豫让。”

豫让再次被抓住了。

赵襄子气愤地责骂道:“我已经放过你了,你还要自投罗网,这次皇天也救不了你!”说罢下令立即将豫让斩首。

豫让突然呼天号地放声大哭,悲痛得鲜血竟然同泪水一起流下。赵襄子的手下问他:“你既然反复行刺我们主公,就知道必死无疑,为什么现在却这么害怕?”

“我怎么会怕死呢!我感到绝望的是我死之后,再也没有人为我的主公报仇了呀!”豫让忍泪回答。

赵襄子听到他的话把他叫过来责问道:“先生你以前曾经做过范氏和中行氏的家臣,他们被智氏灭亡了,你却转而又效忠智氏,为何不为范氏和中行氏报仇?现在智氏结怨天下,我替天行道灭了贪婪无道的智氏,而你却顽固地要为他报仇,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君臣之间要以恩义来衡量他们之间的关系!君待臣如手足,臣事君就如心腹;君待臣如犬马,臣事君就如路人!中行氏和范氏对我不过是和普通兵卒一样,我尽到一个走卒的义务就可以了。而智瑶一直对我‘解衣推食,以国士相待’,我当然应该以国士的风范回报他的恩德!”豫让慷慨激昂地回答。

赵襄子无奈地说,既然这样我也没法再赦免你了,但我不忍心你被杀头,你就用我的佩剑自刎吧。他解下佩剑递给了豫让。豫让接过宝剑感慨地说:“作为智氏的忠臣,我用生命报答了我的主公;作为英明君主,您的确也成全了一个义士。我在死之前还是恳请您能脱下一件衣服,让我用匕首刺一下,这样我也就瞑目了。”

赵襄子答应了他的要求,豫让在赵襄子的锦袍上连刺了三下,然后安然地伏剑自刎了。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优德官网发布于审计公示,转载请注明出处:可是赵襄子在上厕所时,赵襄子一看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