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匈奴人口少,匈奴人对汉朝将

2019-09-20 05:49 来源:未知

问题:古代匈奴人抓走汉人名将,不处决还要赐婚封赏吗?为什么?

俗话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对于处于交战状态的两个国家来说,除了不杀信使,其他一律人等应该都会处死或被罚为奴,当然除了一些还有利用价值的敌人。

回答:

我们知道匈奴和汉朝是世仇了,从白登之围开始,汉朝忍气吞声了六十年,双方没有什么大战发生,直到汉武帝即位,结束了和亲的政策,战端重开,双方都想置对方于死地,来来往往打了几十年,汉武帝从胡子都还没长齐的一个小伙子打到了两撇胡子都变成了白色,期间无数将士战死沙场,但有一个奇怪得现象,就是匈奴很是优待汉军投降或被俘的将领,好到什么程度呢?

汉匈战争时,不论是汉朝弱的时候,还是汉朝强大的时候,汉朝的文明都是超过匈奴的。那个时候落后虽然不至于挨打,但是落后就要学习是常态,因此匈奴捕获汉朝名将后都是大力笼络,希望他们给匈奴传业授道解惑。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匈奴人口少,汉朝降将与降兵皆是可战之士,让他们在匈奴成家立业,一方面可以增加匈奴的人口,另一方面可以增加军事实力。匈奴本来就是多个游牧民族聚合起来的,因此吸收汉人进来也不是不可以的。图片 1

不仅许予高官厚禄,甚至能成为一个小部落的首领,例如汉武帝时期的投降了匈奴卫律、李陵、李绪和李广利等人,卫律被封为了丁灵国王,李陵被封为了坚昆国王,李绪在投降后由于为匈奴训练军队,汉武帝以为是李陵干的,结果将李陵全家斩首,李绪也被李陵派人刺杀了,李广利则是被卫律所杀。匈奴人对汉朝将领简直是“真爱”,李绪和李广利皆是汉人所杀而不是匈奴人,对汉军将领的优待政策不亚于我军战争时期的优待俘虏政策。

《史记.匈奴列传》中写道: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利则进,不利则退,不羞遁走。苟利所在,不知礼义。自君王以下,咸食畜肉,衣其皮革,被旃裘。壮者食肥美,老者食其馀。贵壮健,贱老弱。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皆取其妻妻之。也就是说匈奴是夏朝后裔,他们的习俗是尊重强者,鄙视老弱,父亲死后儿子可以娶后母,兄弟死了其它兄弟可以娶嫂。汉朝名将都是强者,他们年轻力壮,可以打猎还可攻战,因此是有用之人,杀之岂不可惜?匈奴地处苦寒之地,人口少,婴儿存活率不高,因此汉朝降将降兵的加入,可以提高他们的人口基数,进而增加人口。至于婚配是容易的,战死者的老婆可以赐给汉朝降兵,贵族之女可以赐给汉将。图片 2

图片 3

秦末战争时,大秦长城兵团约30万人:有5万追随王离将军南下平叛,全部战死在巨鹿之战中;另有十余万在楚汉战争时对抗匈奴战死;还有少部分人被匈奴捕获,加入了匈奴族。这部分投降匈奴的秦人提高了匈奴的生产力,这也是冒顿单于兵力强盛的原因之一。刘邦统一天下后,匈奴逼降韩王信,后来赵利、王黄、陈豨等人皆投靠匈奴;刘邦逼反燕王卢绾,卢绾带领亲信数千人进入匈奴,获得匈奴册封。秦汉之际,中原战乱不休,不少汉人逃至匈奴得到安置礼遇,这加快了匈奴的文明进程,也提高了匈奴的人口基数。图片 4

图1 李陵(前134—前74年)

汉武帝时期,汉朝国力强盛,开始了对匈奴的反击战,双方多次大战,互有胜负,但是战争的天枰向汉朝倾斜。秦朝陇西侯李信、汉朝飞将军李广的后代李陵率五千汉军深入匈奴,遭到八万匈奴精骑的围攻。李陵率军边退边打,击杀匈奴万余骑士,最后箭尽剑折,援军不至,于是率残部投降匈奴。李陵得到了匈奴的礼遇,娶匈奴公主为妻,又被单于封为坚昆国王,为匈奴右校王。李陵在汉朝的族人被汉武帝全数斩杀,于是李陵在匈奴替单于练军,并最终与李广利的远征军打过一仗。汉武帝死后,霍光派人劝李陵回国,李陵在匈奴已有家室,在汉朝再无亲人,他回复说“恐再受辱”,终不回汉朝,最终老死匈奴。据说柯尔克孜族和吉尔吉斯人,就是李陵的后代。图片 5

按道理说汉朝想把匈奴斩草除根,匈奴却对待敌人如此仁慈,俗话说:“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不怕养虎为患吗?事实上很多汉人、汉将并不是真心归属匈奴,像李陵、张骞、苏武等都是迫于压力,一有机会就逃跑。可匈奴人就一根筋,一条路走到底,继续优待。游牧民族可是以未开化、野蛮著称的,就好像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匈奴人为什么心甘情愿养虎为患优待汉将呢?

回答:

首先匈奴发源于北方苦寒之地,以游牧为生,是部落社会,没有多少经济可言,属于真正靠天吃饭的那种,牛、羊、马是最宝贵的财产,人口基数小,生产力低下,缺少中原地区的粮食、盐、布匹、矿产资源等,一到冬天就缺衣少食,特别是发生自然灾害的时候,牛、羊冻死、饿死,大批量死亡的牲畜,简直是会要了他们的老命,有什么办法呢?他们就把眼光放到了南方的汉人王朝,自战国开始,冬天来临之际,匈奴都会到南方“打秋风。”所采取的战略也就是抢完就走,短时间内,中原各国都无法对其进行毁灭性打击,大多都是修筑长城,以防御为主,很少主动出击,直到李牧大破十万匈奴军队,秦始皇遣蒙恬北击匈奴,匈奴才“友好”了许多。

不请而自来。

图片 6

如果我们抓到一个活的外星人,我们是好吃好喝供着以便进行下一步交流,还是急吼吼的拿去活体解剖完事呢?

图2 西汉与匈奴的战争

图片 7匈奴人面对当年的大汉王朝,也是如此,尤其自汉武帝之后一直被按在地上摩擦。

退回大漠的匈奴发现,不抢不行啊!冬天还是得靠南方的“大老板”养活。直至汉朝初年,在与汉人的争斗中稍占了上风,尝到了汉人物质丰富和文化先进的甜头,对于未开化的匈奴人来说的确是个惊喜。他们需要汉人的文化和技术来提升自己的生产、经济、文化和军事实力,这样才有可能永远解决自己的内需问题,在汉人眼中,匈奴是野蛮人,得不到中原人民的尊重,汉人大多以被匈奴被俘为耻,不愿屈服,苏武、张骞等就是很好例子,匈奴人虽然未开化,但亦十分重视气节,他们仰慕汉人的这种文化,渴望得到汉人的尊重。

之所以礼遇,原因有三:

汉武帝大刀阔斧的战争策略,让匈奴人的优势荡然无存,交流中断。匈奴要想继续在汉匈争锋中占上风,人才是关键,尤其是军事人才。人才哪里来?当然是汉朝来,当初李绪为匈奴训练军队,让汉武帝以为是李陵干的,结果杀了他全家,才导致李陵归降于匈奴,可见匈奴还是很重视汉人军队的作战方式。

第一,活捉的太少。以汉人之刚烈,想让对方屈膝投降既无可能,多是苏武这样的铁血男儿。活口难抓,既然珍贵自然珍惜,拿去祭旗显然不合适。

图片 8

第二,情报需要。虽然不见得能泄露多少,然至少有希望吧。匈奴方管用的除了汉奸中行悦用了两代人,后面策反一个在汉朝待了几十年的赵信之外,就没有然后了,对于汉军的特点分析和行为预测完全就不是匈奴这样的低等文明可以做到的了。

图3 刘彻(公元前156年 -前87年),即汉武帝

第三,出于敬仰。比如李陵这样的好同志,带着五千游侠步兵对抗匈奴十万骑兵,打了十多天,折损了几万人才捉回来,在尚武的民族看来自然是指的敬佩的男人。

俗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对于匈奴来说,杀一个汉将容易,但亦意味着丧失一个人才。如何瓦解这些汉将的斗志为自己效力才是正事,这对于汉武帝时期屡屡败北的匈奴军队来说是急救神药。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汉人了解汉人的作战方式,“师夷长技以制夷,汉人治汉,会大大增加对汉作战的胜率,同时起到瓦解汉军斗志的作用,汉武帝杀李陵全家以及阉了司马迁也都是为了稳定军心的作用,杀一儆百。如果一味的杀俘杀降,以后谁还会来降,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如此简单的道理,匈奴人还是会明白的!厚待汉将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一起来看看匈奴收留、抓到或者扣押的汉人大概情况吧。

几千年来,中原王朝一直视北方少数民族为蛮夷,不认可,即使是战国时期由周王室走出的一脉在楚地发展壮大也还是不被中原地区的大国认可,秦国亦是,最后还是靠拳头解决,才获得了中央地区的认可。

早在西汉初年,刘邦的发小燕王卢绾叛乱兵败之后不得已率部众逃入匈奴,匈奴单于封其为东胡庐王,第二年就挂了。

图片 9

图片 10张骞是汉代杰出的外交家、旅行家、探险家,丝绸之路的开拓者,建元二年(前139年),其率领100多名随行人员第一次出使西域时不幸碰上匈奴的骑兵队,全部被抓获。张骞被匈奴羁縻十年甚至娶妻生子也未曾动摇初心。元光六年(前129年),匈奴监视渐有松弛,张骞趁匈奴人不备带领其随从,逃出了匈奴人的控制区。

图4 匈奴人

吏士素饥困,发疏勒时尚有二十六人,随路死没,三月至玉门,唯余十三人。衣屦穿决,形容枯槁。中郎将郑众为恭以下洗沐易衣冠。--《后汉书·耿恭传》

图片 11上述是一段想抓而抓不到的故事,十三勇士归玉门是一段载于正史的铁血传奇,较之扯淡的“斯巴达三百勇士”,笔者异常期待能够在宽荧幕上看得到这段配得上任何赞美的故事。

图片 12李陵享受了最高待遇,单于把公主嫁给李陵,被且鞮侯单于封为坚昆国王,做了右校王。但汉武帝听信李陵为匈奴训练士兵的谣言,于是将他的母亲、妻儿、兄弟全部诛杀,还阉掉了司马迁。到了这种地步,李陵仍然没有内心的投降,直至客居匈奴25年后与世长辞。

匈奴所处的蒙古地区在商朝时期也是中央王朝的直属领地,据司马迁《史记》上记载,匈奴是夏朝王族的后裔,算是祖宗同源!匈奴心理上还是期望获得中央王朝的认可,从而能获得更多的好处。

律知武终不可胁,白单于。单于愈益欲降之,乃幽武,置大窖中,绝不饮食。天雨雪,武卧啮雪,与毡毛并咽之,数日不死。

但要想以和平的方式获得认同和得到利益,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向中央王朝屈服,没办法,只能靠拳头解决,争取投降的汉将的认可,让他们与匈奴人结婚生子,达到文化上认同,也是在寻祖归根的路上迈出了一大步。事实也证明,匈奴最终还是融入了汉人之中。

匈奴以为神,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使牧羝,羝乳始得归。别其官属常惠等,各置他所。武既至海上,廪食不至,掘野鼠去草实而食之。仗汉节牧羊,卧起操持,节旄尽落。--《汉书.苏武传》

图片 13苏武,天汉元年(前100年)奉命以中郎将持节出使匈奴,被扣留,历尽艰辛,留居匈奴十九年持节不屈。

笔者找了好久发现实实在在被匈奴生擒的汉将唯有一个值得同情的李陵,谈不上啥代表性。我想史书上没留下痕迹大有人在,也许这些人都自尽了吧?然而匈奴对待汉将之礼遇确实实实在在的,在他们看来这群人完全配得上这份尊敬吧。

从历史上看,在很长的历史时间里游牧民族对于汉民族都有着超乎想象的尊崇,这一点某种程度上源自于文化层面的差距,比拼军事双方互有胜负,但与文化而言则如同降维打击了。

不管是短暂入主中原甚至全面占据北方半壁江山的五胡蛮夷,他们内心深处都有着“沐猴而冠”的自卑,这种情怀类似于我们四十年前看外国月亮更圆的感受。不过发泄的渠道有所差距,比如刘渊和石勒选择了屠杀,而北魏孝文帝则选择了全面汉化。后者因为过度汉化导致鲜卑族邯郸学步,最终沦为了“禅让”的注脚。

图片 14后世突厥、回鹘、吐蕃、契丹甚至女真都有类似这种心态,汉化意味着亡国,屠杀意味着待不下去,“胡运不过百年”几乎成为了宿命。

转折点发生在蒙元时期,蒙古骑兵在史界范围内的战无不胜带来了盲目的自信,往常都是中原王朝“东夷南蛮北狄西戎”的叫唤,这次却被人称为“南蛮子”直至亡天下。蒙元自忽必烈大帝之后的不彻底汉化既是元朝草草收场的原因,也是中原文化优越感丢失的开始。

到了满清,女真作为一个曾经在中原花花世界撒欢百年的民族,加之皇太极和多尔衮超乎本身学识水准的政治天赋,他们慢慢总结了一套驾驭中原百姓乃至文化的套路,终于破除了百年魔咒。这一回,连朝鲜和日本都有点看不起入主中原的满清王朝了。

闲扯了几句深层次原因,再说说汉代的汉奸、败类和一个饭桶吧。

图片 15汉奸中行悦是超一流的地缘和文化战略大师,原为宫廷太监。后来,因为汉文帝强迫中行说陪送公主到匈奴和亲,中行说对汉王朝怀恨在心,转而投靠匈奴成为单于的谋主。甚至发动过“细菌战”,将得瘟疫病死的牛羊丢到戈壁中的水源内部。

败类卫律(生卒年不详),约活动于汉武帝、昭帝时期。本是匈奴人,生长在汉朝,并在朝廷作官。与李广利兄弟交情颇好,因此李延年曾在汉武帝面前举荐卫律,出使匈奴。李延年因巫蛊之事被捕,卫律怕被株连,便投降匈奴,被且鞮侯单于封为丁灵王。

图片 16这个李广利雕塑一点都不威风

草包李广利(?-前89年),中山人,西汉中期将领,外戚,汉武帝宠姬李夫人和宠臣李延年的长兄。同样出自裙带关系,却无卫霍的军事才能,三征匈奴草草收场。征和三年(公元前90年),李广利出征匈奴前与丞相刘屈氂密谋推立李夫人之子刘髆为太子,后事发,刘屈氂被腰斩,李广利投降匈奴,其家族灭。

次年,上面说的卫律趁单于母亲生病时买通巫师,另其谎称病因是由于去世的单于在发怒。因去世的单于过去出兵攻伐汉时,曾发誓一定要捉住贰师将军李广利用来祭神,单于对巫师的话信以为真,便将李广利杀掉,用以祭神。

所以匈奴人并非人傻钱多而一味的优待所有汉人降将或者俘虏,草包将军李广利既无利用价值,又无值得尊重的才能或者人品,被拿去祭神也算物尽其用吧。

突然发现说了好多了,以古论今,可见当下的文化自信将在一个民族的复兴史上占据何等重要的地位,只有强大的文化底蕴才是生产力发展的最强内部动力之源。愿种花家以史为鉴,再创辉煌吧!

我是凉州七里,专注于别具一格的文史,请多多交流,不吝赐教,评论区已经不远了。总之烦请点个赞先,要不再帮我加一个关注吧,反正都已经看到这里来了。

回答:

图片 17

秦汉之时,汉族政权与匈奴的战争中,双方都有收其降将的做法,目的在于知已知彼,用其所能。为加以笼络,也多有赐婚和封赏。

图片 18

西汉初年,汉高祖刘邦所封的异姓王之一,燕王卢绾发动叛乱,兵败之后,率部众逃入匈奴,匈奴单于接纳了他,封他为东胡卢王。

图片 19

西汉武帝时,飞将军李广的长孙李陵在与匈奴作战时,兵败投降。单于把公主嫁给李陵,被且鞮侯单于封为坚昆国王,做了右校王。

图片 20

西汉元帝时,匈奴内乱,呼韩邪单于南下归附汉朝,并自请“和亲”为婿。元帝,择宫女王昭君出塞和亲,成就汉匈友好的历史佳话。

回答:

人才得到重用,蒙古帝国不分家族出生种族,能力是第一位的

文:飞扬

参考文献:《史记》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优德官网发布于审计公示,转载请注明出处: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匈奴人口少,匈奴人对汉朝将